三分快三

书库排行繁體
当前位置: 三分快三 > 网游竞技 > 末世虐杀游戏 > 正文 第五百四十六章 希望
末世虐杀游戏

《末世虐杀游戏》
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第五百四十六章 希望

    岭南军的人这次可谓是栽了大跟头,除了乌图藏,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这还不是最可气的,最让乌图藏抓狂的是,即便到了最后,他还是脑子里一片糊涂,不知道到底是谁坑死了他们。

    而此时,作为始作俑者的李铎,却是早已离开了现场,两个人速度飞快,顺着大道就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黄彪他们并没有走出多远,主要是那些普通人速度太慢,为了照顾他们,一行人也并没有走出多远。

    李铎和他们会师之后,又向前行进了几公里,后方的追兵就紧随其后追赶了上来,刚刚由于忙着对付岭南军没有时间收拾他们,现在可算是腾出了手来。

    只是郝搏天显然是小看他们了,只派了一个5级的中校,结果可想而知,不仅追兵被全灭,就连运兵车都成了李铎的战利品。

    这倒也不是救轻敌,只是他们不清楚李铎也来到了这里,否则这次过来追击的,就是钟希了。

    有了代步工具,行进的速度快了不止一截,一行人专走小路,绕开了一的关卡和追兵,最终在中午时分,来到了北区的边缘。

    “左玄机,我们要离开这里,你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看着城墙防线后那戒备森严的阵地,李铎皱了皱眉头,满脸的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用进化兽制造sāo luàn,对付没有任何准备的乌图藏海还凑合,然而面对戒备森严的阵地关隘,却是根本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不说那坚固的堡垒和紧凑的交叉火力,即便是那些散布的,也足够它们喝一壶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首领您这可算是问对人了!”

    左玄机嘿嘿一笑,他神神秘秘的对着李铎做了个搓手的动作:“要想过路,需留下买路财啊!”

    “钱?”

    这一次,反倒是李铎糊涂了,他的脸上泛起一丝疑惑:“这些守卫部队,会收取贿赂,放不明不白的过去?”

    “嗨!条例上的确说得清楚,关卡只许进不许出,但是你要知道,这个世道谁会跟钱过不去!商人要通过关卡,去北边的那些聚集地里卖杂货,拾荒者也不能天天在家饿肚子,一些有能力的,早就在守备军官那里搞来了通行证,即便没有门路,交点过路费给士兵,上行下效,他们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”

    左玄机显然对救的这一套很是熟悉,想想他就是体制里的人,李铎也释然了,他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等等!”

    他压低了帽檐,浑身肌肉舒展开来,将手chā jin兜里,宛如一个寻常的落魄难民一般,摇摇晃晃的向着守备办公室的方向晃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的心中,再次浮现出那个保险柜的模样,那会为了购买消息,只拿了一半,现在,剩下的那一半该发挥剩余的价值了。

    李铎走的很快,回来的也快,约么只有一根烟的功夫,他就已经回来了,李铎对着一行满脸忐忑的人晃了晃手中那鼓鼓囊囊的牛皮纸袋:“走吧!”

    他们的车辆早已被抛弃了,取而代之的,是一台半旧的东风皮卡,这辆车是在一座民宅外面盗来的,李铎把那几辆悍马留在了那里,这种车太过显眼,根本无法通过关卡。

    一行人坐上皮卡,李铎重新将那个黑框眼镜戴上,斯斯文文,看起来宛如一个刚出校园的学生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的!没看见门口的告示么!这条路不通,回去回去!”

    李铎的车刚一靠近,就有几个浑身痞气的士兵咋咋呼呼的走了过来,他们一边驱赶着,一边探头缩脑,向着车内张望,似乎想要看看,车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。

    只是很可惜,结果注定只能让他们失望了,车上除了几个脏兮兮的女人,根本没有任何值得在意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救也不是土匪武装,强抢民女的事情,他们也不会去做,只是看了一眼,几个士兵就已经失去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长官行行好!我们也是被逼的实在没办法了,这想要去北边找个新聚集地过活,一家老小全部拉来了!”

    左玄机陪着笑脸,一人给递上了一支烟,几个士兵看到烟,顿时眼前一亮,随即不动声色的将其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一点小小心意,不成敬意!”

    左玄机再次递上了一个纸袋,纸袋打开了半边,隐隐约约,露出金钞救国币那金色的边框,几个士兵只是看了一眼,眼睛瞬间就直了!

    这种面额的大钞,随即拿一张出去,半个月吃喝不愁,还能喝点小酒,去洗头房找点乐子,原本他们心想,敲到几张铜钞就放他们过去,然而没想到,自己的运气居然会好到这种地步!

    眼看着几个士兵盯着纸袋发呆,忘了伸手去接,甚至哈喇子都流了出来,左玄机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,他惶恐的说道:“这些钞票是上次在外面,俺在尸体上捡的,看起来颜色貌似不大对,怎么?该不会是假的吧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是假的,看在你小子这么有孝心的份上,放行!”

    带头的军士慌不迭的将纸袋抢过来,仿佛害怕左玄机反悔一般,一把揣进怀里,随即挥了挥手,士兵们上前,将路障搬开。

    “谢谢!谢谢!”

    左玄机点头哈腰,舔着脸皮,一边笑着一边不住的道谢。

    厚脸皮可是一个实用的技能,想要在这个末世里混下去,没有一张厚脸皮是根本行不通的,左玄机深谙此道,俨然已经在无数次实践中炉火纯青。

    李铎心中暗自摇头,救表面上纪律森严,实力强大,然而体制的顽疾,使得其中的诟病实在太多,这些士兵甚至都不盘问他们叫什么,从哪里来,收了好处,就让开了道路。

    车辆缓缓发动,李铎把住方向盘,缓缓踩下油门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军士的目光陡然看向了李铎,他的眼前瞬时一亮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李铎浑身一震,他的心陡然沉了下去,自己这一身装扮虽然与原本的样貌大相径庭,然而与伪装能力相比,实在差的太远太远,难道这个军士以前看过黑网的通缉令,现在认出他来了?

    真的冲突起来,对于双方都没有好处,乱枪扫射,车厢里的那些幸存者妥妥的要死上一片,而这些守军,也会被李铎一瞬间屠个干净,总的来说,这是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这里已经是离开龙江市的最后一站了,李铎不想在这种节骨眼上生起什么变故,他将车辆缓缓停住,冷眼看着那个军士,他浑身都肌肉已经绷紧,如果真的如他心中所想,一定要第一时间发起攻击,尽量降低己方的伤亡。

    车厢内的气氛也陡然紧张了起来,黄彪他们几个还有些战斗力的,更是顿时sāo luàn起来,黄彪的手中握着一截锋利的陶瓷碎片,仿佛军士稍有异动,他就会第一个扑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你的手表,是偷的!把赃物拿过来吧!”

    然而李铎显然想多了,军士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李铎的手表,满脸贪婪的说着。

    这块表是李铎在路边钟表店随手拿的,老牌劳力士,镀着铬金,金光灿灿的,确实惹人注目。

    之所以带着表,是因为方便随时看到时间,原本李铎也没有多想,没想到在这里,却因为这个被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!长官误会了,这是我那过世的大表哥的,不过长官喜欢,尽管拿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李铎顺从的摘下手表,将其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名军士显然不管你的表从哪来的,他顺手将其带在手腕上,抬起手来看了看,嗯,正合适!

    “走吧走吧!”

    得到了足够的好处!军士顿时不再理会他们,满脸不耐烦的挥了挥手,车辆缓缓驶出了市区。

    “首领,这帮小子真是嚣张又过分,你让我回去,我一定把你的手表给弄回来!”

    黄彪满脸不忿,他气的一拍车厢边缘,顿时在上面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口子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急,让他先戴两天。”

    反倒是李铎微微一笑,仿佛什么都不急,眼看着黄彪这副模样,李铎拍了拍他的肩膀,宽慰道:“到时候,你来当先锋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黄彪点了点头,满脸的恨意,事实上从昝营长伙同黑蛇帮进攻度假村的那一刻起,他就已经对这个组织产生了强烈的矛盾,更不用说,他的媳妇不久之前死在了救的附属势力黑蛇帮的手上,因此对于救,黄彪可谓是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路程,再也没有了任何的阻碍,一路上李铎甚至还遇到了几支外出寻粮的队伍,只是以他现在的样貌,根本没有人认出他来。

    在下午时分,车辆缓缓的驶进了驻谷县的大街,他们,回来了!

    车厢的遮阳布早已被挑开,一行蓬头垢面的幸存者满脸好奇,看着来来回回,满脸朝气的人们,相较于救统治地区的幸存者,这里的人浑身都散发着蓬勃的朝气,就仿佛他们不是难民,不是幸存者,而是为了世界而开拓明天的勇士!

    这种朝气,叫做希望!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