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分快三

书库排行繁體
当前位置: 三分快三 > 玄幻魔法 > 真武狂龙 >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一章 圣魔真意
真武狂龙

《真武狂龙》
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第四百八十一章 圣魔真意

    一时间,气氛沉闷的令人心头发堵,魔兵这一近似禁忌的话题一揭开,谁也没有再率先开口。

    无论正道还是魔道,虽然多有摩擦,但向来一致对外。

    但自五国鼎立之初,魔教一位绝世天骄,欲成无上伟业,打开虚空天门,引域外天魔入侵,使得神州生灵涂炭,战败后使得魔教子弟成了过街老鼠。

    时代变迁,普通人几乎遗忘魔教,可各大宗门或传承久远的世家,对那场浩劫虽讳莫如深,却也记忆深刻,所以一直戒备于心。

    对魔教弟子而言,拥有精纯魔气之物,不啻于十全大补丹在手!

    幽峡岭之事,众圣殿下了封口令,本以为能拖延个三年五载,没成想这么快就被盯上了。

    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吴明岂会送上把柄?

    若被人知道,他与殷婉清做交易,之前所做的一切,必将毁于一旦!

    “你欠我的可不止是灵域中的人情!”

    见他久久不语,殷婉清掰着青葱也似的白嫩手指,侃侃而谈,“人阶宗门好歹是镇压一方的大势力,怎么可能真正忌惮你?哪怕忌讳那位即将成圣的先生,至少教训你一顿,还是可以的,只要不是做的太过分。”

    “魔教的手段很了不起!”

    吴明目中精芒一闪,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聪明人!”

    殷婉清打了个响指,笑嘻嘻道,“所以呢,你会做出正确选择的!”

    “说了这么多,想必楼船中已经布下天罗地网了吧?”

    吴明左右看了眼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人家不想对你用强的!”

    殷婉清美眸一黯,撅着诱人红唇道,“可谁让你太聪明,手段又多呢!”

    吴明额头青筋突突一条,大感头疼。

    这丫头早就在打魔兵的主意,只是在郢都城时,忌惮许秋澜或许家或燕狂徒,杀死田家子弟的事情,不管是适逢其会,还是顺手为之,都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“是你要,还是令尊要?”

    吴明沉默少顷道。

    “有区别吗?”

    殷婉清愣怔道。

    吴明上下打量殷婉清,嘴角扯出抹不屑的笑容,“若是令尊大人需要,我二话不说,双手奉上,但你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敢瞧不起我?”

    殷婉清炸毛,拍着桌子,凶巴巴的露出小虎牙。

    吴明目中精芒一闪而逝,蓦地长身而起,走到窗边,斜睨着殷婉清,“现在看来,令尊并无意魔兵,那你的局,就必然有破绽。”

    “有破绽又如何?六大宗师出手,你还能飞上天去?”

    殷婉清脱口而出,旋即面露懊恼,“你诈我?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看的起我!”

    吴明苦笑不迭。

    “哼,你个小贼坏透了,本少君的耐心是有限的,不妨告诉你,别人奈何不了龙衣,我却有办法打开,而且,你最好相信我,换做旁人来,就不会这般好说话了!”

    殷婉清很不爽被吴明看透的感觉,好似自己被剥的光溜溜,毫无半点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被魔气侵蚀神智?”

    吴明对魔气忌惮非凡。

    当初若非有舍利子在手,说不得就要暴露莲灯,至今都觉得有些庆幸。

    “哼哼,这算的了什么?我的传承,可不是那些杂七杂八的魔功可比,可纳万物为己用,炼化魔气也不过是增进功法的手段而已,即便有些许影响,也无伤大雅。”

    殷婉清傲然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妙真手中之物,也是增进你魔功的宝物?”

    吴明试探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魔功不魔功的?都是功法,只不过圣教的功法比较激进而已!你到底给不给,不给我可就抢了!”

    殷婉清嚷嚷道。

    “我考虑考虑!”

    吴明重新坐下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好不爽利,婆婆妈妈,一点都不痛快!”

    殷婉清美眸一亮,没有催促。

    “东西不是不可以给你,但现在不行!”

    约莫盏茶工夫后,吴明也不管殷婉清如何不满,兀自道,“你是想借魔气来做突破先天的奠基之物吧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!”

    殷婉清目光躲闪。

    “有危险?”

    吴明试探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关心我吗?”

    殷婉清一双大眼睛顿时眯成了月牙。

    “我是怕令尊,一口唾沫喷死我!”

    吴明揉着眉心,小姑娘思维跳脱,让他有种招架不住之感。

    “安啦安啦,父亲大人才不会管这种小事,而且你也不够资格,让他出手!”

    殷婉清大咧咧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不好办了,你想要用如此危险的东西练功,本来与我是没关系的,可此物出自我手,若有个好歹,我可吃最不起,这样吧,只要令尊开口,我立马给你!”

    吴明双手一摊,故作为难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能这样?”

    殷婉清目瞪口呆,怎么也没想到,吴明胆子大到这种地步,竟敢想借此与一位魔教圣君通话!

    “你要不同意,我也没办法,说实话,你有能耐打开龙衣,我也有能力毁了魔兵!”

    吴明光棍道。

    “你你……你无耻,你欺负人!”

    殷婉清气急,眼眶又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耶,我怎么无耻,怎么欺负人了?我这是为你的安全着想,也是为我的小命着想!”

    吴明委屈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只是想用魔气凝练圣魔真意而已,哪用的着……”

    殷婉清说到半截,突然醒悟,眉宇间罕见的露出一抹煞气,小手左右做劈砍状,霸气侧漏,“你故意挤兑我是吧?,你知道了我的秘密,只有杀你灭口了!”

    “女王饶命!”

    吴明故作害怕,可唇角的笑意,分明透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混不吝!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……呜呜,哇!”

    殷婉清再也承受不住,掩面而去。

    “好悬!”

    吴明抹了把冷汗。

    太难缠了!

    可没等他擦干净,殷婉清去而复返,冷着胖嘟嘟的小脸,目光颇为不善,浑身上下透着四个字——我很生气!

    直勾勾盯着吴明也不说话,直至把后者看的发毛,这才幽幽道,“我待君以诚,灵域中灭敌在先,私自调动宗门暗子助你,又阻教中强敌害你在后,你就这般对我?”

    吴明大感吃不消,虽说软硬不吃,可说实话,这姑娘给他的感官确实不错,只是先入为主,对魔教之人忌惮非常,才本能的不想有所牵扯。

    换做平常人也就罢了,用完顺手是卖是杀都行,可殷婉清是谁啊?

    “第一,我没求你帮忙,第二……”

    吴明硬着心肠说服自己,也想说服殷婉清,可看着这张我见犹怜的小脸儿,鬼使神差的心头一软,“东西可以给你,但不是现在,待我此行结束后,你去一个地方取便是!”

    “哇,我就知道你会对我好的!”

    殷婉清一蹦三尺高,乐颠颠的抱着吴明手臂,就差一口亲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男女授受不亲!”

    吴明勉强收回胳膊,心中却满腹狐疑,怎么觉得这丫头对自己的态度有些不对劲!

    “哼,江湖儿女,何须在乎这些小节?”

    殷婉清故作傲然,只是明显多了一丝矜持和羞涩,说完便蹦蹦跳跳的走了,独留一道充满神秘的诱人背影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……”

    吴明有些哭笑不得,回味着鼻翼间若有若无的幽香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此事虽牵扯不小,可他还是从中寻摸出了不同意味,这位小魔女,明显在瞒着其父,做些不为人知之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碧云山下好风光,半日后抵达的吴明,却没心思欣赏,径直到了山门前。

    “吴王殿下驾临,有失远迎,请!”

    守山的几名年轻道士,似早就得了授意,将吴明迎上山的同时,支开了其拜山之人。

    “这是摆好了鸿门宴?”

    待一名道士指点了上山之路,便让吴明独自上山之后,看着云山雾罩的石阶,不由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他可不觉得,这是碧云观出于好意,反而透着一股肃杀!

    “此路不通,请王爷下山去吧!”

    不出所料,在一处山路拐角平台处,一名矮瘦青年,冷峻无比的黑脸上,透着淡漠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碧云观弟子?”

    吴明眉头微挑,上下打量青年,目中精芒一闪,“铁碑阁宗子!”

    各门派宗子极为神秘,以王府子弟兵的地位,根本打探不到,但却不妨碍他从对方衣着、气息上判断。

    “王爷好眼力!在下铁碑阁齐栾!”

    青年拱手一礼,一双比常人大了两圈,隐有灰玉色光泽闪过。

    “你是齐开幺弟!”

    吴明微讶。

    齐栾之名还是听说过的,只是自幼入铁碑阁修炼,甚少在外走动,没想到成了铁碑阁宗子。

    “王爷与三哥私交不错,在下也是知道的,可你还是要下山!”

    齐栾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你我同为兵家子弟,前因后果,当有所耳闻,此事由不得你我。”

    吴明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便战吧!”

    齐栾话音未落,一身劲装无风自动,透出雄浑厚重的磅礴气势,隐隐然有如矗立在天地间,风吹不动的山峰!

    吴明神色一凛,目中倒映的赫然是一座撑天拄地的巨碑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下一刻,齐栾遥遥一掌拍出,巨碑轰然而起,以泰山压顶之势,轰然砸落。

    “铁碑阁绝学——镇元开碑手!”

    吴明只觉周身真气好似被封镇,运转不畅的同时,竟是连天地间无处不在的灵气都好似若有若无的失去感应,瞬间认出这是什么武学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