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分快三

书库排行繁體
当前位置: 三分快三 > 玄幻魔法 > 真武狂龙 >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棺材瓢子
真武狂龙

《真武狂龙》
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第二百一十七章 棺材瓢子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山间微风乍起,树叶哗啦啦作响,光影流转间,两人只觉一阵天旋地转,再看时,面前景色已然大变,竟是在眨眼间到了古刹山门前。

    青石铺路,虫鸣阵阵,青苔处处可见,石壁缝隙中更有青翠草木横生。

    若非地面还算干净整洁,入眼的屋檐房舍,没有破败之色,简直就以为到了一处荒废许久的古寺。

    最为出奇的是,山门前的石阶上,还有一名身着灰色僧袍,好似行将就木的枯瘦老僧,正摆弄着扫帚,洒扫落叶。

    第一眼看到时,吴明都以为是看到了盲僧,可转念一想,破功之后的盲僧,命不久矣,即便有能力轻易将两人摄到此地,也不会做这等吃力不讨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且,盲僧的一头标志性灰败长发,实在太过显眼,只是两人的气质太像了,以至于吴明都认错了。

    “弟子少林慧行,见过道烨大师!”

    果然,慧行看到老僧之时,忙不迭上前大礼参拜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都是我佛弟子,何来门第之别?”

    道烨和煦一笑,颔首还礼。

    慧行闻言,不由神色一囧,呐呐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老和尚!不仅能轻易将宗师境的慧行摄到此地,一句话就能让他口不能言,厉害。

    而且,从未听说有道字辈的和尚,这老和尚不简单啊,莫非是圣僧一流的存在?”

    吴明目中精芒一闪,心中如是想着,面上不动声色,虔诚的上前一礼,“末学后进,宋京吴明,见过禅师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小施主言不由衷啊,身在曹营心在汉!”

    道烨上下打量吴明一眼,莞尔笑道。

    “禅师,有道是看破不说破,您这样说,可就让小子有点无地自容了,毕竟我如今可要仰大宋朝廷鼻息才能安身!”

    吴明瞳孔微缩,佯装无奈的痞赖道。

    实则心底暗暗惊叹不已,只是第一次见面,老和尚就看出了些许端倪,即便不是圣境神仙一流的存在,至少也是大宗师中触摸到了圣道的大能者。

    否则,不至于让慧行这般的宗师武僧,有如鹌鹑般老实!

    “老喽老喽,见到年轻人朝气蓬勃,就忍不住多嘴两句,倒是惹人嫌了!”

    道烨笑吟吟的捶了锤老腰,拄着扫帚缓缓坐下。

    “这天底下,恐怕没几个人敢说您老!”

    吴明说笑着,殷勤上前搀扶。

    看着一老一少说笑,慧行的脸色略显不自然,可却不敢在老僧面前催促吴明启程,只得站在一旁,像极了侍奉师长的小沙弥。

    实则他心里的无奈,不足与外人道哉!

    一想到老和尚的身份,莫说是他,即便是少林寺中最强的几位,也不敢轻易如何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这话老衲就当是拍马屁了,不过,还真有人骂过我是老棺材瓢子!”

    道烨一张老脸笑成了花,露出了几乎掉光的牙齿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这一下,着实把吴明给惊到了。

    按理说,神州广茂无边,不排除有许多隐士存在,比道烨强,但这等存在,怎么也不可能骂出这么难听的话吧?

    这几乎等于指着鼻子咒骂,你快死了一样!

    “说起来,那老乌龟也是个棺材瓢子,竟然敢骂老衲,被我一棒槌敲的缩回乌龟壳里藏了千百年不出世。”

    道烨似乎有些缅怀,毫不觉得自己的一番话到底有多么惊人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吴明腾地站起,连连倒抽凉气,双眼瞪的溜圆,看着道烨愣是半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若真如他所想,其口中的老乌龟就是玄圣老祖的话,这位得强到什么地步?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慧行也被惊的不轻,但一想到这位的身份,就有些释然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心底纳闷不已,为何偏偏要在这个时候,还要告诉吴明呢?

    “您老宝刀不老……”

    吴明绞尽脑汁,也不知道如何形容道烨老僧了。

    莫看他面对玄圣老祖的化身都能侃侃而谈,泰然处之,但那是有目的,有准备。

    可这位却是第一次见,毫无交情可言。

    纵然知道对方不会加害,可一想到对方能把玄圣老祖打成名副其实的缩头乌龟,饶是吴明心坚如铁,也有些不知所措了!

    “你这小娃娃,性情乖戾,无法无天,也知道怕?”

    道烨饶有兴致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闻听此言,慧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心中暗道,终于有人说出了实话。

    而在少林寺中,但凡有感暗指吴明的师兄弟,可都一个个被圣僧贬斥下山游历去了。

    “怕倒是不至于,只是您老的身份,实在让小子心惊胆颤!”

    吴明苦笑不已,讪讪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,弄了首歪诗,让那老乌龟提早脱困,这笔账怎么算?”

    道烨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吴明心中一突,在他眼中,刚刚还和蔼可亲的老和尚,瞬间成了蛮不讲理,凶神恶煞的讨债人。

    可怎么想,都觉得根本不是一茬啊,他哪里知道以玄圣老祖的身份,竟然还有这等可怖的老对头!

    “看您老身不便,小子身无长物,要不把龙衣给您当夜壶?”

    思来想去,吴明也想不出缘由,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,无耻的出卖了玄圣老祖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道烨愕然少顷,转身笑的前仰后合,眼泪都掉出来了,乐的直拍大腿。

    看他乐成这样,吴明心中不无恶意的想着,最好笑的背过气去,面对如此存在,压力可不是一般的大!

    慧行掩面向一旁,实在不想再看。

    饶是早就领教过吴明变脸的无耻,可怎么也没想到,竟然会无耻到这等程度!

    “你刚刚还说没人敢说我老,转眼我就成了身有不便,小施主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的本领,真是不凡啊!”

    道烨笑了一阵道。

    “您老的夸奖,小子就愧领了!”

    吴明恬不知耻道。

    “难得,难得!”

    道烨笑着连连摆手,再也没了之前好似要为难吴明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师父,喝水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名唇红齿白,十三四岁的小和尚,抱着一个尺许长的褐色葫芦走出山门。

    “龙宣啊,将谁给这位小施主!”

    道烨没有接,而是指着吴明道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小和尚龙宣目露不满,抱着葫芦不肯撒手,可看到道烨露出严厉之色时,当即不情愿的一步一挪的走向吴明,生硬的递过去,“给!”

    “多谢禅师,多谢小师傅!”

    吴明目光微闪,先是拜谢,才抓向葫芦,只是小和尚的手劲不小,带了几次才拿到手中,心中不由暗笑,“看来,这葫芦里的水不简单!”

    却没有看到,一旁的慧行脸色连变,嘴唇翕动了几次,愣是一个字都没蹦出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,要下雨了,我去收拾衣服!”

    龙宣说完便噘着嘴走回山门,临走时还依依不舍的看了眼吴明怀中的葫芦。

    “龙宣龙宣,常言道,人如其名,这小和尚怎么也不看像是拥有这般意境名字的人。

    但能被圣僧收为弟子,恐怕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深深看了眼小和尚背影,吴明紧了紧葫芦,面上却道,“禅师,请恕晚辈无状,正所谓无功不受禄,还请禅师示下!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慧行陡然回神,竟是有些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施主聪明的紧啊,难怪能从老乌龟那儿骗到百脉灵济酒,时间过的真快啊,一晃都千年没有尝到酒滋味了!”

    道烨似有所觉的淡淡看了他一眼,颇有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咳,晚辈这儿的圣酒都送人了,还请禅师勿怪!”

    吴明干咳一声,苦笑着摸出一个海碗,倒满了盛自少林寺后山的山泉水。

    慧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也就是吴明这般没脸没皮的人,才能把送圣酒说出送大白菜的味道!

    “哈哈,小施主赤子之心,难得难得!”

    道烨爽朗一笑,不以为意的端起海碗喝了一半,目光隐约扫了眼五乳峰的方向,将剩下的一半轻轻倒在一角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吴明隐有所觉的看了眼,可根本看不到什么,但循着道烨的动作,却看到那淅淅沥沥的泉水洒出,正把一群搬家的蚂蚁给圈住了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明明是在高耸入云的山巅,这里却郁郁葱葱,好似四季如春,还有本不该存活在此的蚂蚁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么一群不起眼的蚂蚁,却深深吸引了吴明的目光,乃至在看了一眼后,心神也渐渐沉入其中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想到了自己创立的蚁穴,进而想到了如今的自身,同样是在虎狼环伺下,危如累卵!

    这群蚂蚁受即将到来的风雨所影响,同样在急着寻找新的安身之所,不正是和他如今的情形相似吗?

    只是让他无法理解的是,道烨倒的那一圈水是什么意思!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慧行看了两眼,瞳孔微缩,极不自然的干咳两声。

    “哦,禅师刚刚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吴明茫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施主,谁也喝了,也歇够了,该下山去了!”

    道烨不以为意,似笑非笑的看了眼慧行,拍了拍衣摆,拄着扫帚起身。

    “禅师,晚辈有一事相求!”

    吴明没有急着起身搀扶,而是目光连连闪烁了几下,又看了眼有如龙蛇般被困的蚂蚁队伍,恭敬的行了一礼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