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分快三

书库排行繁體
当前位置: 三分快三 > 玄幻魔法 > 真武狂龙 >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他还是个孩子
真武狂龙

《真武狂龙》
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他还是个孩子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雷霆涌动不休,紫云呼啸翻涌,仿若天地变色,却毫无慑人威压,反而透着一股欣喜与莫名的杀伐之意,很快下起了漂泊紫雨。

    只是这雨来的突然,消失的也快,约莫盏茶工夫后,便既晴空万里,仿若从未出现。

    “姐,我怎么突然觉得浑身发冷?”

    兰心素抱肩瑟瑟,美眸四下梭巡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清净自然!”

    兰心慧口宣佛号,仿若无事的微摇螓首,素手探向竹篮时,蓦然顿住,愣怔出神,其手中竟是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!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无声轻叹,兰心慧用布帛珍而重之的将花骨朵包起,置于袖口内,继续默不作声的摘取莲蓬。

    楼内二女端坐,圣光潋滟,看不清面容,吴明虽挺直了腰背,却清晰感受到若有若无的圣威,还有那饱含深意的眼神,正正落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“剑名九劫!”

    吴明微微俯身,神色淡然。

    “九节九节,竹有九节,此名甚好!”

    尊贵女子抚掌轻笑。

    “你无须为他掩饰!”

    泷静菩萨沉默少顷,似是第一次正视吴明,淡然道,“此番你搅闹崖州,惹得南海龙宫帝君怒起,自此南海特产宝物,至少将减产一半,影响牵连之广,更是远超想象,你待如何解决?”

    “敢问菩萨,崖州无数年受南宫和南海荼毒,有多少百姓家因儿女失散,父母哭瞎了眼?”

    吴明目光微闪,坦然道,“世间之罪,罪大恶极者,莫过骨肉分离!此罪,天理难容!”

    自始至终,纵然是在崖州算计各方势力,但说破天去,他也占着理,哪怕对方是圣者菩萨,也能据理力争!

    “此事关乎龙族,姐姐对此有何看法?”

    泷静菩萨面对如此质询,没有动怒,话锋一转道。

    吴明瞳孔一缩,愣愣的看了那尊贵女子一眼。

    这才发现,隐约此女一直在观察自己,而且话语间有意无意的偏向自己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对方竟是龙族!

    “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!”

    尊贵女子螓首微扬,似笑非笑道,“人族有句话说的好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!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!”

    泷静菩萨微微颔首,冲吴明蓦然点指,“龙族至宝流失在外多年,此番也该完璧归赵,于姐姐而言,当是一件喜事。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蓦然间,吴明浑身一震,灰红色光华微闪,但觉心神一阵刺痛,骇然发现与自己心神相连,于命窍龙角之上磨砺的龙陨剑瞬息失踪。

    再看时,已然落在案几之上!

    嘎嘣!

    吴明右眼皮极速跳了几下,一口钢牙险些咬碎,心口宛若有一块巨石堵着,却无论如何也掀不开。

    无它,对方是圣者,拳头比他大,惹不起!

    其二,自己算计在先,对方出手镇压鲨虏,重创南宫崇滰在后,理亏!

    “如此,就多谢妹妹好意了!”

    尊贵女子沉默少顷,似是歉然看了吴明一眼,玉手一展,龙陨剑渺无踪迹!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吴明深吸两口气,努力平复下心中不快和不甘,形势比人强,认栽!

    事实上,在紫竹剑出现时,便早有一丝预料,只是没想到,对方堂堂圣者,如此干净利索,甚至……霸道!

    但转念一想,也在情理之中,圣与天齐,圣威如何能不霸道?

    “你在崖州诛恶有功,但私心甚重,险些惹出泼天祸患,功不抵过,此事我会与范师详说,未免他老人家不信,取你一宝为信物!”

    泷静菩萨似乎没有察觉,也是浑不在意吴ming xin中怒意几何,再次探指一点。

    青葱玉指,浑然天成若无暇美玉,却在吴明眼中无限放大,躲无可躲,更可怖的是,仿若直接点进了自己心神中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光华流转,一个粗瓷茶碗滴溜溜一转,自其心口龙衣闪出,无声无息落在案几上。

    “菩萨教训的是,晚辈谨记在心!”

    吴明嘴角一抽,缓缓俯身,涩声道。

    纵然心头有万般不愿,也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了!

    这是教训他,不可假借范师之名,不可仰着神兵之利,肆无忌惮!

    可让其心头一跳的是,这还没完!

    但想想真是不甘啊,向来只有他坑人宝物的份儿,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坑过?

    “玄悲师兄留有一宝,本是遗赠其徒慧能,在你手中多年,屡建奇功,也算没有辱没了少林威名,如今慧能佛法有成,即将建寺,弘扬佛法,需此宝恩泽琉璃,佛照宝刹!”

    泷静菩萨玉指在案几上轻轻滑动,金莲乍现,组成一个个玄奥金色经文,噗的一声轻轻溃散,玉指陡然一滞,似乎愣了愣,目中隐现金莲梵文,自吴明上下梭巡。

    “为何我感知不到玄悲师兄的舍利?”

    “菩萨明鉴,晚辈于潜龙渊中诛杀百余魔皇神念,此宝……此宝已……”

    吴明强忍心头不适,想要说此宝已毁,可在其饱含圣威的目光注视下,怎么也说不出口,实话更是差点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妹妹,又不是自家孩子,何须这般严厉?若你真想管教,自己生一个去,天天管着便是!”

    好在那尊贵女子轻笑解围,不无调侃道,“玄悲圣僧佛法精深,肯将舍利交予此子之手,定然不会所托非人,他也是用于诛魔才致使舍利有损,情有可原!”

    “玄悲师兄舍利事关重大,慧能佛心已成,若无此宝定鼎宝刹,何以震慑妖魔?”

    泷静菩萨不为所动,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菩萨息怒,早年于少林届时慧能师兄,引为至交,舍利有失后,时常夜不能寐,念及他曾想建寺弘扬佛法,故此寻得一物,当可为宝典龙脊大梁!”

    吴明微微欠身,心中骂开了花,老尼姑忒也狠毒,夺了龙陨剑和道韵茶杯,让他失了两大依仗不说,还想拿走圣僧舍利。

    亏得此宝没有在身上,而是与魔灵圣胎相融,一起与道豆种于山海界珠。

    即便圣者再强,能够掌中观纹,可没能耐看破一界。

    只是他也怕对方再施秘术,真的引动舍利,失宝事小,暴露山海界珠事大,不得不捏着鼻子做乖宝宝。

    这叫战略性忍让!

    对,忍一时风平浪静,退一步海阔天空!

    吴明一遍遍告诫自己!

    “咦,可是那……呵呵,没想到你小子也是个灵透人儿!”

    尊贵女子讶然,似自知失言,抚掌轻笑。

    “若真是那物,倒也合用!”

    泷静菩萨略一沉吟,玉手五指轻轻律动了下,微微颔首,竟是没有再追究。

    吴明维松口气,这关算是过了!

    但下一刻,却让他心提到了嗓子眼!

    “我之前说了,你于崖州百姓有功,虽功不抵过,但需赏罚分明,让你心服口服!”

    泷静菩萨将茶盏推前,玉指在其中轻轻一划,金莲梵文虚闪,宛若镜面般现出一副光景道,“我紫竹岛有一宝,名曰紫竹果,此果万载方熟,天下仅九颗,本是生于你那柄紫竹剑,只是月前被诡盗窃取,如今失落于此岛,你可取了自用!”

    说罢,玉指轻弹,水镜化光。

    吴明只觉眉心一凉,光华没入识海,形成一片地图,汪洋大海中,一座岛屿孤零零呈现!

    令其差点爆粗口的是,那岛屿周遭,赫然弥补漆黑裂缝,以他的眼力见识,自然一眼认出,那是足以覆灭半圣的空间裂缝!

    “此地何等凶险,以他的实力,岂不是有去无回?”

    尊贵女子看的真切,面上圣光微闪,似有怒意道。

    “你欲寻之人便在此岛!”

    泷静菩萨淡然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吴明瞳孔一缩,失声道。

    难怪陈风雨追到崖州,就彻底失去了三女的踪迹,纵然他以魂印联系小猫,也只是仅存若有若无的感应,原本以为是被泷静菩萨以圣威掩盖,没想到是被天地伟力所阻!

    这就说的通了!

    “去吧!”

    不等他回神,但觉眼前一花,无上伟力加身,一阵天旋地转,瞬息失去了方向感,茶楼中再无其身影!

    “妹妹且……”

    尊贵女子失声而起,竟没来得及阻止,不无怒意道,“泷静,你过分了!”

    “若姐姐觉得不妥,大可让你家那位出来管事,省的四海两江龙宫屡屡拿他身份说事!”

    泷静菩萨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尊贵女子气息一滞,沉声道,“龙族之事,你也知晓一二,当知如今谁也不想插手,但你这般打压,以他的性子,就不怕将来报复吗?”

    “大劫将至,覆巢之下焉有完卵?”

    泷静菩萨道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看的开,可别忘了,你还有徒弟,以那小子的脾性……”

    尊贵女子冷冷一晒,蓦然转口道,“不对,以你的佛法修为,绝不至于容不下他,难道是为了那小丫头?”

    “惠月佛性已铸,命中当有一劫,与其等那虚无缥缈之劫,不若就应在此子身上。”

    泷静菩萨沉默少顷道。

    “佛门有言,万事皆有缘法,如此有悖佛理,就不怕事与愿违?”

    尊贵女子揉着眉心,幽幽轻叹,“哎,他还是个孩子!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我佛慈悲!”

    泷静菩萨双手合十,口宣佛号,“都说圣与天齐,上体天心,下安万民,人心如掌中观纹,何以你我都看不透此子?”

    尊贵女子无言以对,愣怔出神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在那那副年轻身体中的,是一个有着疯狂想法的成熟灵魂!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